知道自己的钱在哪儿却退不回来被押金套住的生活

浏览量:10 次

原标题:知道自己的钱在哪儿却退不回来 被押金套住的生活

  被押金套住的生活

  先说一个笑话:

  有一天,儿子问父亲:如果我们知道一个东西在哪里,是不是就不算丢了?

  父亲说,当然了,怎么了?

  儿子指了指脚下的大海,说:爸爸,我把咱们家祖传的花瓶掉海里了。

  这个笑话可能至少能宽慰到一千万人——有超过一千万人,试图排队退还共享单车押金款。按照每人99元的最低额度计算,这笔押金超过10亿元。

  知道自己的钱在哪儿,却退不回来。这是消费者的无奈。“没为了退卡跟人吵过架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。”除了成为众矢之的的单车平台,还有数不清、看不见的传统商业,在上演着一幕幕大戏。悲伤的是,消费者往往只能配合演戏,做一名演员。

  要不回来的房租押金

  陈长生是北京众多租客中的一位。天通苑的小超市、便利店、菜市场、商场齐全,让他觉得十分便利。只是找房的两次经历让他心有余悸。

  去年11月,他从一家租房中介机构退房。他以2800元/月的租金租了一年,押金是一个月的房租。

  “没有押金条,押金不退。”中介不容置疑地告诉他。

  陈长生翻出家里的材料,几年前的押金条、缴费单都被他细细收好,偏偏就没有这张押金条。他回忆,一年前办理租房手续的时候,就没有押金条。

  陈长生赶紧找当时的中介问,结果发现,对方已经将他的微信删掉了,手机也打不通了。他和新的中介磨了半天,对方发了慈悲,说,给你宽延到月底。两周之后如还没有找到,就过期不候。

  陈长生找朋友了解,即便当时有押金条后来丢了,也不能成为不退押金的理由。他告诉中介,“我要去中消协、房管局等单位投诉你们。”

  中介态度变了个样,说,“我们有关规定就是这样的,我可以试着给你写写申请。”后来,对方承诺,一周就可以把钱退到陈长生的卡里。但最终退多少钱,要以到时候打到卡里的金额为准。

  陈长生等了两周,一毛钱都没到账。他恼了,给中介下了最后通牒:“你们总部在哪儿?我明天就去当面找财务,现场给我退。”

  当天晚上,陈长生卡里多了1400元。这相当于押金的一半。

  “水费2个人约600元/年,卫生费400元左右(没见过人来打扫),下水道维修、热水器维修各一次计580元。”这是陈长生倒推中介算的账。

  这次换房也让他有机会换了一家中介。没想到的是,原本想从黑中介中抽身,却差点陷入“黑社会”的包围。

  由于换房时间只有短短两天,周六上午,他赶去海淀知春路附近看房。这次,他寻求了另一家中介公司的帮助。看了几个房源,他想回去再考虑一下,却被两个中介人员拦住:要么订房,要么付看房费。他立刻报警,才得以安然脱身。

  唐艺的经历更糟心。

  唐艺是今年7月来北京发展的,通过中介公司在北京宋家庄租了第一个房子,预缴了房租、押金和水电煤气等费用,加起来近两万块钱。

  两个月后的一天,唐艺的妈妈在北京住处休息。突然,门被人踹了好几脚,跟着是撬锁的声音。

  唐妈妈吓唬走了门口的人之后旋即报警。但是人跑了,唐妈妈也没受伤,民警不予立案。到这时才知道,她们的楼是公租房,是不允许出租的。她们被中介骗了。

  第二天,唐艺来到派出所,民警给中介公司打了电话。中介让她们三四天内搬走,然后就退钱。

  退钱的过程比挤牙膏还费劲。搬走后二十多天,中介退了2000元,又过了一个多月,退了1.5万元。现在还差2000元左右,死活都退不回来了。

  唐艺的父亲在老家天天打电话询问情况。唐艺说,现在已经拿到大头,心里上能够接受了。“我们家因为这事儿都打起来了。”

  比起陈长生和唐艺的经历,小周则是眼睁睁地看着中介公司钻法律的空子。

  “公司还在老地方,员工还是老样子,甚至负责退钱的财务就是当初收钱的那个人”,小周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“不过换了招牌、改了名字,中介就和我说原公司破产了,老板已经换了,要退押金找以前的老板去。”

  2017年10月,小周通过这家中介公司签订了为期一年的租房合同,并交纳了3200元押金。她的房间是隔断房,2018年8月的检查中,她的房间被拆除,她提前从所租住的房间搬离。业务员告诉她,等到租房合同到期、其余合租室友全部搬离,核算扣除相应费用后,会把押金退还小周。

  10月租房合同到期后,小周了解到,合租的室友都不再选择续租。她和业务员联系,想要退回自己的押金。

  “我已经离职,建议你直接去公司现场要押金。”业务员回复她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知道自己的钱在哪儿却退不回来被押金套住的生活